民间博物馆是民营企业的良心,我们何必一棒子

 行业动态     |      2019-08-06 17:40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法院一场对于民间博物馆涉刑案的庭审直播,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这波舆情让审判部门始料未及。 全国首例!“民间博物馆”收购文物被有罪起诉涉案的被告有两个,一个是被告单位甘肃省的“天水成纪博物馆”,一个是博物馆的法人代表张有平。 此案控方和辩方争论的焦点是被告是否犯罪。

   被告方博物馆及法人代表不认为其构买行为触犯了法律,而控方认为被告“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的脏物”为了博物馆的收益而非法收购。 同时,被告被指控违反《文物法》51条,“买卖馆藏珍贵文物”。

   被告方更为冤枉的是,“我们只是买进文物珍藏,并没有卖出,何来的买卖之说呢”?罪与非罪,最后由法院定夺。

   而民间为此已经争论不休。

   法庭直播播放量超过40万+这起咸阳市中级法院的开庭直播,截止现在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40万+”。 而笔者搜索咸阳市中级法院的其他案件的庭审视频播放量,大多在数千次而已。 而这起案件也引起了陕西电视台、华商报和新京报等多家媒体的广泛关注。

   控方咸阳市检察院认为,鉴于被告单位收购文物是基于博物馆展出的需要,并非为牟取非法利益,且被告单位天水成纪博物馆及被告人张有平积极配合侦查机关追回涉案文物,在客观上也未造成文物的流失,应减轻或免除处罚。 同时检察院也认为公安机关在此案侦查中也有瑕疵。

   也就是说,被告方收购文物不是倒卖,不是牟取暴利,博物馆对于文物的收藏其实就是一种民间资本进入后对于文物的保护。 那么,张有平在购买文物的时候,是否知道这些文物是盗墓贼偷盗来的呢?甘肃省“天水成纪博物馆”法人代表张有平据收藏界一些人士讲,他们一般在收购文物(古玩)的时候,很难得出此文物是否来源合法。 因为,盗墓贼的东西一般他不会给你说,这是偷盗来的。 而一些赝品,出售方一般会神神道道趴在你耳边说,“这是昨晚从长安县古墓才出土的”,你到底相信谁的呢?而在此案中,出售给张有平文物的是“孟老大”,而孟老大平时就在西安古玩店“大唐西市”开的店铺,张有平如何有火眼金睛能识别这些文物是盗墓所的呢?民间博物馆大多是民营企业家办的根据业内人士统计,目前我国民间博物馆的数量在1500家左右,大多是民营企业家办的。 而“天水成纪博物馆”收藏的展品有2万件,因为其展出不收取门票,成为天水市家喻户晓的旅游景点。

   我们平时能看到媒体有关民营企业家土豪老板搞攀比、挥金如土的新闻层出不穷。

   但是,能拿出自己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为保护文物而进行文物收藏、展出,开办民间博物馆的民营企业家来说,实属不易。

   不倒卖盈利,而且要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替国家保护我们人力财力无法全面覆盖的文物保护,电竞下注官网何尝不是一件善事呢?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讲话提到,。

   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果,是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主体,也是我们党长期执政、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力量。电竞下注官网

   在我国,经常说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一个政策,民办医院和公办医院一个政策,民办博物馆和公办博物馆一个政策,但是往往在实际操作中,相差十万八千里。 习总书记的讲话,“两高”迅速做出反应,善待民营企业废除一切对于民营企业不平等规定。 甚至在给民营企业家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要慎重等等。

   张有平至今不认罪,他认为自己没有犯罪。

   他一遍遍的告诉法庭,“我不知道这些文物是盗墓来的……”,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委屈地站在被告席上,他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说,“”天水成纪博物馆张有平及其他的博物馆,陈列的文物大多都是他从境外购买回来的,对于博物馆的运营,他累计投入到了3900万元,每年平均投入300万元。

   不是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都有爱心,而自己出钱为国家保护文物而修建博物馆,这个民间博物馆,无疑就是民营企业家的良心。 我们对于这样的民营企业家,不能将他一棒子打死。

   《文物保护法》滞后修改呼声渐高这个案件的交点和难点是所发生的冲突,无论你民间怎么评论、律师如何努力与法官说理,但一但套到这个“十分滞后”的《文物法》就会被排斥,评论和律师的据理力争就很难被釆信,事实上各地文物局在执行《文物法》中已采取了很多适应现实的做法,要求修改《文物法》也成为业内业外呼声最高的一个现象。 为什么要修改,就是因为现行的《文物保护法》许多条款有悖常理、不但起不到“保护”文物的作用,反而“促使”大量文物外流,于情于理都与“保护文物”这个宗旨相违背。

   此案中,如果张有平没有去购买孟老大的文物,而被文物贩子购买后,这些文物也许就流失海外。 《文物保护法》的滞后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法律工作者说,民间收藏在长年累月的自发保护文物过程中,对文物的研究有其实践,应当在《文物保护法》的基本原则中予以明确,鼓励民间收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改革。 他还讲到,中国文物交易市场上出现的种种乱象完全是《文物保护法》对文物市场交易原则的含糊其辞,强调国有管理轻视民间市场。 缺少主动积极的建设、扼杀民间收藏市场的恶果。